龙口网论坛|龙口|龙口论坛|今日龙口

 找回密码
 注册

QQ登录

只需一步,快速开始

搜索
查看: 1593|回复: 0

[独钓寒江] 心中的绿色

[复制链接]
金钱
9946
威望
2665
龙币
118

274

主题

2876

帖子

2万

积分

中将

Rank: 17Rank: 17Rank: 17Rank: 17Rank: 17

积分
22845
QQ
发表于 2019-6-19 21:10 来自手机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本帖最后由 独钓寒江 于 2019-6-20 20:52 编辑

随着淅淅沥沥的滴雨声和天边隐隐的雷声,我进入睡梦。朦胧中,雨,断断续续下了一夜,当清晨的第一缕阳光透过窗帘的缝隙进了屋子,我拉开窗帘。窗外,那株栾树已经被金色阳光包裹,树干透着湿,叶子上还挂着晶莹的雨滴,水滴中倒映着朝阳,叽叽喳喳的几声鸟叫,醉了我的眼,迷了我的心。开窗,我伸手去摘取那片绿叶,却接触不到。不经意中,我记起童年也有这样的绿色,只是不知它现在在何处。

童年,那狭小的家属院里密密的布满了平房,灰蓬蓬的。几块空地也被左邻右舍圈起来,养起来鸡鸭,空气中氤氲着难闻的气味。不上学时,我被父母锁在家中,从窗户望去,只有灰色的房子,青色的屋顶和我作伴,看着人们随着晨曦出门,伴着夕阳回家,如同上了发条的玩偶,日复一日,没有生机。

窗外有点空地,早先被母亲圈了起来搭了鸡窝,只是那群小鸡得了鸡瘟相继死去,鸡窝不知何时塌了,七零八落的木架子夹杂着荒草,一张破碎的网散落其中。不多时日,便布满了一蜘蛛网,没人愿意靠近,本来就狭小的院落显得更加局促、拥挤。

那日,我从爷爷家,拿了两盆吊兰,窗外能腾出两块巴掌大的地方成了安放它们的地方。每日起床,就有绿色入眼,那叶子羞羞答答的垂着,几朵奶白色的小花点缀其中,如同婴儿那稚嫩的脸庞,惹人喜爱。我会开窗与这绿色接触,拂去它身上的泥土,与它对视,那株吊兰成了我的朋友,阅读着我的喜怒哀乐。不经意间,我在已经坍塌的鸡窝下的泥土中,发现了冒出的一株小树,大概只有指头粗,约半米高,树干还透着绿色,那寥寥叶片嫩的让我不忍心触摸。我很是欣喜,逼着父母拆除了鸡窝,自己平整了土地,捡些破砖头、石料围着小树圈了起来。就这样,这课小树就长在了我家窗外。 挡不住的绿色就这么在青瓦灰墙中露了出来,每天清晨便看它一眼,在这株小树的绿色的中开始了一天的学习。春去东来四季更迭,小树也一天天长高,偶尔会引来麻雀跳到窗台,诉说着喜悦。

不知谁撒了太阳花的种子在小树周围,没多长时间,粉的、红的、白的,各种颜色的太阳花似乎争宠般的开放,艳丽的让自己几乎忘乎所以,从奶奶家折断枸杞树枝,插到泥土里,居然生根发芽,一天天长大,直到枝繁叶茂,如小灯笼似得红色的枸杞挂满枝头。渐渐地,我家窗外热闹了起了,整个院也都跟着焕发着鲜嫩的生命气息、起了生机。我的小伙伴们动手,把我家后面这块空地,修正成了一个小花圃,我和伙伴们在这里嬉戏玩耍,邻居搬来了石凳,晚饭后听着收音机里的小曲在这袖珍的花圃周围纳凉聊天。清晨,泥土中的嫩芽已伸展懒腰,那幽幽的绿色令人心旷神怡,那喜人的芬芳让人迷恋,邻居们走出房门,在这一抹新绿中开始了一天的繁忙。

家属院在岁月的变迁中衰老着,小树一天天长大,房屋却一天天的老旧破败,直到我们搬离了那里,只留下那棵树静静的守候着这一方土地。

我看着今天雨后的窗外,愈发怀念童年的那一抹绿色。我开了车,回到那个小院,沿途的路还是窄窄,周围商铺的门头大都掉色老旧,当年居住小屋依旧矗立在那里,破败不堪,斑驳的墙面写着“危房”, 外面围起了栅栏,仿佛是一片被新城遗忘的角落。花草早已没了踪迹,那棵树还在,树上系着一根绳,晾晒着衣服。时光如水,岁月经年,小树树已参天,一个修车摊支在了树下,年近古稀的修车人正在树荫下忙活着,晃动的皱纹里藏在慈祥的笑脸。我仿佛从这里看到了童年的我,看到了欢乐的小伙伴在那戏耍。

不远处有个小市场,我特地去那里买了少许太阳花的种子,撒在树周围的泥土里。希望大树读透我的心思,和我一起留恋这别致的绿色,也期待为这里增添几许夏日里的缤纷。

EB66D105-2F81-432D-BBCE-7D0E28537163.jpeg
龙口网论坛 BBS.LKWWW.NET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手机版|Archiver|龙口网论坛 ( 鲁ICP备09080915号 )信息

GMT+8, 2019-7-19 01:44 , Processed in 0.219012 second(s), 23 queries .

Powered by Discuz! X3.4

© 2001-2017 Comsenz Inc.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