龙口网论坛|龙口|龙口论坛|今日龙口

 找回密码
 注册

QQ登录

只需一步,快速开始

搜索
查看: 1520|回复: 0

[网友原创] 麦收季节

[复制链接]
金钱
29148
威望
117
龙币
66

273

主题

1万

帖子

4万

积分

上将

Rank: 18Rank: 18Rank: 18Rank: 18Rank: 18

积分
45703
发表于 2019-6-18 10:30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洗手吃饭。韩野刚进家门,镰刀还没放下,母亲韩婶在东屋就喊。韩野匆匆走进东厢房,飞快地洗手洗脸洗胳膊,被凉水一冲,被麦芒扎得刺痒感消失了。
都说越干活越能吃饭,可到现在韩野还是没觉得饿,尽管早上五点半只吃了一碗混汤面。他只想着赶紧到田里割麦子,至于中午吃什么根本就没在意。到饭桌前坐下抓起一个馒头就吃,由于吃得急,竟噎住了,喝一大口米汤,才勉强咽下去。慢点吃,韩婶说。
天刚亮,母子二人就拿了镰刀去割麦子。昨天晚上听广播预报今天有大雨。今天早上天空就阴云密布,看来真要下雨。熟透的四亩多麦子黄压压的一片,看了让人焦急。如果下雨,损失就大了,一年的耕作就付之东流。
韩野和母亲一刻不停地挥动着镰刀,割了一片又一片,汗水顺着脸颊向下滴着。母亲割麦的速度明显比自己快,不大一会儿就远远甩开了自己。韩野越想快越快不了。
近十一点,韩婶才回家做饭。麦收季节,饭菜是没有什么保障的,能凑合就凑合。今天的午饭也不例外,凉拌黄瓜、一碟自家腌的咸菜,几个馒头和一盆米汤。
吃着馒头,韩野就觉得自己连咀嚼的力气也很少。韩婶往他碗里扒拉了一些黄瓜,大部分的肉块都到了韩野的碗里。
不吃饭就没有力气,那些麦子怎么办,韩婶说,你爸在外边打工回不来,家里的活可全靠你了。
韩野嗯了一声,低头继续吃。
关键是没有希望,四亩多的麦子,两个人割,再怎么快也得两天。望望窗外,天际的阴云似乎越来越密,真要下雨了。
村里很多家都用收割机,不行咱家也雇吧。韩野试探地对韩婶说。
割一亩地得多少钱?韩婶小心翼翼地问。
三块钱吧。韩野说,他想杨桃的哥哥大良就租了台收割机在村里帮人收麦子,每亩收三块。三块钱收一亩地,合算。早上本来他就想去找杨桃问一下,结果被韩婶催着去田里干活,直到现在也没看见杨桃的影子。她和韩野是从小学到初中的同学。
一下就要12块多,不行不行。韩婶断然说,随后又叹了口气,你爸在外边干活一天也不过挣两三块钱,太贵了。
去年家里翻新房子、盖平台,欠了不少债,到现在也没还清,家里的日子一直过得很紧巴。为此他爸就到外边打工挣钱,希望趁早还清债务。
下雨怎么办?韩野问。韩婶说,晚上接着干,剩不了多少。
韩野低头吃饭,不再说话。外边的阴云似乎更沉了,没有一丝风吹草动。
没顾得上午后休息,韩野和韩婶就带着镰刀、水壶到了自家的麦田里。大片熟透的麦子,已经失去了往日的生机,似乎也在等待收割。田野里有很多割麦子的人弯腰干活,有的人预约了收割机,就在地头焦急地等着。
韩野和韩婶每人一垄麦子。韩婶割得很快,将韩野远远地甩在后边。韩野擦了脑门的汗,手背上的泥土就和汗混合起来,黏糊糊的擦不干净。韩野也尽力快割,但手中的镰刀似乎越来越重越来越涩、越来越不听使唤。晚上回家要磨磨镰刀,尽管镰刀的刃闪着雪白的寒光,不像钝的样子。
割了一个小时,韩野只割了不到三十步远,右手早就磨了两个血泡,左胳膊也被麦芒扎得生痛。头上的汗成股往下淌,擦都擦不迭。
天空的阴云更加浓重,也没什么风吹,雨似乎马上就要下。韩婶嘟囔道,千万别下雨呀,老天爷!
韩野听了心里很难受,自己不能干,无法帮韩婶分担。望着黄压压的麦田,再看看阴沉的天空,一旦下雨,这些熟透的麦子就会烂在地里,一年的粮食也没了着落。
韩野忽然做出了一个决定。他悄悄往地头走去。韩婶没有回头看就知道韩野要走,就问,哪儿去?
韩野说,喝水去。韩野走出了麦田,站在路口的树荫下,撩起衣角擦头上的泥、汗。
拿起水壶,喝了点水。四下张望,他想看附近麦田里有没有收割机,如果有的话,直接拦下来到自家地里割。
韩野!有人喊他。一听那声音就知道是杨桃。杨桃今天戴了顶草帽,穿了件比较宽松的白色的确良上衣,蓝色的裤子,手里还拿了个水杯,脸色红扑扑的,像一阵清爽的风吹到了韩野面前。韩野闻到了一阵淡淡的若隐若现的香气。
什么事啊,桃子?平时韩野一直叫她桃子。她家的麦子前天下午就已经打完了,打麦子的时候,韩野也曾去帮忙,忙了一下午。那时韩野家的麦子还没开始收割。
你家的麦子还没割完吧?!杨桃望望麦田里正在弯腰割麦子的韩野妈。
韩野点点头,心想,千万别来帮忙,尽添乱子。杨桃经常会来韩野家帮忙干些活儿,比如浇水、锄草什么的,就是不会割麦子,去年割她自家麦子时,刚开始割了几下,就伤了自己的手,杨桃母亲再也没让她进麦田。结果整个麦收期间,杨桃再也没干什么活。那白色纱布包着伤口,经常在韩野眼前晃来晃去的。韩野看在眼里,痛在心里。
我哥的收割机马上就要经过这里,我让他顺便把你家的麦子割了。杨桃说。
那可太好啦,正愁呢。韩野顿时兴奋起来,谢谢你。
客气就不要了,割完后,我们马上往回推,你回家把平板车拉过来。杨桃打算得很好。
我们?韩野有些意外,就杨桃这架势,怎么看也不是干这种重活的人哪。
快去呀,杨桃对还在犹豫的韩野说,她拿起镰刀开始割地头的麦子。
小心点,别割到手!韩野嘱咐杨桃。
不管怎么说,先把平板车拉来,韩野赶紧一溜小跑赶回家,拉来了平板车。
杨桃已经在麦田里指挥着哥哥大良割麦子了。收割机突突地来回开动,田里的麦子很快全部放倒了,齐刷刷的。大良从小胆大,除了飞机火车没开过,什么机器都敢开。上初中时曾经试开一辆大货车,结果刹车时没注意,撞翻了自家的一堵墙,被杨爸好一顿教训。
大良开着收割机要走时,韩野赶紧拽韩婶的衣角,韩婶小心地从兜里掏出钱来递给大良。
杨桃说,是我让我哥干的,他要敢收钱,我不会饶他。
韩野说,这怎么行,这是你哥租来的机器!
义务劳动,义务劳动,可不能收钱,大良笑呵呵地说,我还要去别家割麦子,先走啦。开着收割机突突地离开了。
周围几个正在割麦子的乡亲,见收割机的效率这么高,自然就都去找大良,拦着大良不让走。大良说,现在还有三家,先割完才能回来。大家也就先去割地头,等着收割机。
杨桃说,这些麦子要赶紧推回去,如果下雨,就真泡汤了。
韩野说,你快回去吧,别累坏了。
杨桃没理会他,只说快点装车,别磨蹭!说完就开始往平板车上装麦子。
那就谢谢了!韩野不好意思,这么热的天!
我们装车,你来拉车!杨桃说。
韩野将平板车放在两排麦子的中间,杨桃和韩婶一边一个,边走边装。
杨桃的额头渗出了层层汗珠,用手一抹,继续干活。
很快装满了一车,用绳子简单捆几下就出发。韩野拉车遇到土坎,一时间过不去,杨桃在后边帮着推,一步两步三步,那平板车跳了一下,越过了那道坎,顿时轻松起来,韩野拉着麦子就走。杨桃和韩婶继续在麦田里收拾。
平板车能装很多麦子,拉着也不重,韩野走得飞快。
走在路上的韩野,忽然感觉天空似乎不再那么沉闷,西边的云层薄了一些,透出依稀的光。难道不会下雨了?
打麦场在村东头,离麦田不是很远。自从分了责任田,原来生产队打麦场就分成了很多小块,每家一块。夏天打完麦子,就会种上点菜,冬天还可以挖地窖储存白菜萝卜。
如今打麦场已经堆满了一个个大小不一的麦垛。如果将麦子搬运到打麦场,麦收任务就算完成了一大半,如果脱完粒,那就完成了90%,剩下的就是晾晒。
韩野家的打麦场分在北头,要从南边经过。别家倒没什么,霍婶家怕是不好通过,她专门站在自家的场边看着,有谁压坏了打麦场,就和谁纠缠不休。有的人家为此绕道而过。
韩野打老远就看见身材魁梧的霍婶正在那里叉腰站着,像一个威武的哨兵,注视着每辆经过的平板车。
自己的平板车装麦子多,肯定会压出车辙来,这可怎么办?韩野硬着头皮继续走,明显感觉霍婶那双眼睛正严厉地盯着自己。
不走打麦场,就要从村里的小巷子绕过去,那就太远了。韩野想。
龙口网论坛 BBS.LKWWW.NET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手机版|Archiver|龙口网论坛 ( 鲁ICP备09080915号 )信息

GMT+8, 2019-7-19 01:23 , Processed in 0.204012 second(s), 19 queries .

Powered by Discuz! X3.4

© 2001-2017 Comsenz Inc.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